IB里最“费脑”的一门课没想到学好它对未来那么有用

IB里最“费脑”的一门课没想到学好它对未来那么有用

  看点提国际课程IB中有一门关于知识理论的课TOK,也被称作知识论。这门课学的不是老师教给你的各种知识,而是去学,知识从无到有,到被人所知,都发生了什么?下文作者有12年国际学校工作经验,为我们介绍了TOK课程是什么,以及该如何判断“知识”。

  今天我们来聊一下TOK,Theory of Knowledge, 一门关于知识的理论,也有人把它称作【认识论】。

  一个偶然机会,听到我同事Dr. Bryan在和孩子们讲这个,当时就被吸引过去了。

  后来借了书,但是太厚了!虽然了解还不多,但觉得这门课很有趣。有趣到,让我们对一些平时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东西,开始质疑,探寻,开始追踪溯源......一点点摸索,逐渐得出自己的判断。

  我们说:对于未知的东西,我们是有的。当一种未知,你看得到轮廓,却看不清模样,或者,你知道它存在,却找不到在哪儿,这时的心情,有些复杂。

  一面,是很想探其究竟,很想知其所以然,但又不知道自己会走到哪里,会发现什么。会期待,会兴奋,心里砰砰地,眼里闪着光。

  虽然现在我所知道的,只是一小点,但就是这一小点,已经让我觉得很震撼!所以赶紧把它写下来~

  首先,Dr. Richard Lagemaat,写出下面这一版本TOK的人。因为学校在教TOK时,会把这本书作为课程的框架内容之一,所以拿到时,我对它的第一定义就是【教材】,巨厚巨厚的【教材】。然后就很自然地想到若干个共同撰写人,若干个教材研发团队......直到我看到开篇介绍的结尾处,写着“Personal Thought, “My aim in writing this book is not ...but ... 我立刻翻回头,很仔细地看了一眼封面,然后就蒙了:这是一个人写的啊?!!

  第二个,要感谢我的两位同事:Dr. Bryan和Mr. Miller。找书给我,找资料给我,分享PPT给我,和我说,一开始就读这个书有点难,有问题就问。

  第三个,要感谢我所在的一微信群的伙伴们。当我突然吼一嗓:“我觉得TOK好玩,我们周五在群里说说这个吧”,他们会响应我,支持我;我打字打不动,会等我;我叨叨叨完后,会就着话题,补充,延伸,聊到后半夜;会有一位正在休产假的妈妈,把信息一条一条选出来,整理成记录。

  还有,当我说:“我们一起来啃下这本书吧,趁着孩子还算小,来一下脑子,每人分几页,读完就在群里分享”,伙伴们,会参与,会助威!

  这些,给了我很大很大的力量!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这篇:用中文,用我们自己的语言,用我习惯的方式,把我暂时所了解到的那一小点,讲出来,给你听......

  TOK,学的不是老师教给你的各种【知识】,而是去学:这个知识,从无,到有,到被人所知,都发生了什么?

  学的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过程里,这些叫做“知识”的东西,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变成了什么,以及,这些发生,这些经历,这些变化,它们背后的推手,又是什么......

  我们看到的是:人类在进步,我们所获得的知识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但是,我们所了解的很多知识,似乎又是矛盾的。

  可还有人说,不是这样的!以前就有天文学家吗?没有!以前那些人怎么了解?他们靠的是占星术!

  可还有人说,不是这样的!现在还可以发现一些恐龙的生活踪迹,他们还存在着!(只是我们不知道它们究竟在哪里!)

  可还有人说,不是这样的!这些都是NASA出来的!不是线.有的画家作品,在一些人眼中,那就是巨作,无以伦比;可在另一些人看来,这都是什么啊?根本不入眼。

  5.有的国家有死刑,也支持,觉得这很合理;可在另一些国家,另一些人眼中,这种行为简直是至极,是我们人类还没进化好的一种具体表现。

  社会发展到今天,有很多东西都已经被。我们会感觉,我们此刻就站在真理的土地上,很多过去的想法啊,认知啊,都是错的,都已经被我们用科学的验证给击倒了!我们好骄傲啊!

  可是,如果从长远的,从长远的人类发展的整个历史角度来看,谁敢,我们500年,1000年以后的子孙,不会像我们看我们的上上上上上一辈那样,来看我们?谁又能,我们现在所骄傲的那些东西,不会被他们,通通给?

  我们日常的各种行为,会在Mental Map的“判断指令”下,对应做出。

  Mercator是一个人的名字,来自欧洲,15几几年的人,距离现在多少年了?四五百年了吧? (此刻不太想算数......)。 他所擅长的是,用一种投影法,画地图。

  这也解释,为什么看着它,我们不陌生。从小到大,毕竟看了这么久,在我们的脑中,我们认为这就是常识啊,是地图应该有的样子啊!

  看上去,Greenland 和非洲的大小,差不多啊!可事实是,非洲的面积,是Greenland的14倍啊!!

  这算不算好地图呢?算,对吧?只是展现方式不同,同时在尺寸比例上,这个还更准确一些。但当我们看到它时,我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我们的第一反应是不是:这个不对啊!这个画的有问题啊!这是世界地图吗?......为了验证,或许还会不自觉地把头歪一下,拧着脖子看。:)

  可是,如果停下来,我们自己问自己:我确定吗?我确定我看到的,听到的,读到的,被告诉到的,一定一定就是真的吗?多问自己几次看,我们还那么百分百坚定不移地确定吗?

  如果以前没看过这个图,或许这时候,又要给我一个“你是不是傻”的表情了,这么明显的区别,你还问?

  那说到这里,你或许会想:既然这样,那没办法了,无论什么都不能相信了,无论什么都要质疑了,所有以前知道的,都要抛弃掉了......

  结合今天说的,似乎应该就是这样的哦!什么都不要信了,什么都要拿出来怀疑一下了......可是,可是,真的可以这样做吗??

阅读次数: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