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2005年学术争鸣实录

特别关注:2005年学术争鸣实录

  缘起:2004年7月,吴敬琏提出了对先行工业化国家的早期经济增长模式和旧型工业化道的质疑。他指出,把重化工业当作带动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不符合中国国情。大学教授厉以宁随即对他的观点进行了回应,指出:大国的发展不能绕开重化工业的道,尤其是中国这样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很快,形成了一场关于中国工业化道选择的讨论。

  观点:对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主要形成了两种观点。一方认为:中国加快重化工业发展是一个客观的要求,在当下的中国,用技术进步拉动经济增长并不能替代重化工业发展;重化工业阶段是绕不过的,而且它的发展有利于提高劳动生产率;没有重工业的高速增长就无决就业问题;按照其它国家的发展经验,服务业的发展只能在实现工业化的基础之上才有可能,产业结构演变和主导产业发展的顺序由轻工业到重工业,再到服务业,再到高新技术产业,是一个必然的历史过程。

  另一方认为,每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都要经历一个“重工业化阶段”并不是现代发展经济学的;用短期间的数据,即我国第二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的短期飙升,并不能证明这是一种长期的正常趋势;用工业内部结构的变化,也不能证明重工业已经成为整个国民经济的主导产业。中国必须走一条新型的工业化道,即依靠人力资本支持经济的内涵增长,通过广泛运用科技,使效率提高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源泉;通过发展服务业,促使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的降低;通过信息技术的应用,使经济的整体效益得到提高。

  围绕“重化工业新阶段论”的这场大讨论,因关系重大而空前激烈,尽管参与者多为学者,但这并非一个抽象的学术讨论,而是涉及到对宏观经济形势的判断和中国经济政策乃至发展道的选择。

  缘起: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完善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各种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更加注重社会公平,加大调节收入分配的力度,努力缓解地区之间和部分社会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的趋势。”那么,“效率优先”的原则是否要?由此引发了关于“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是否过时的讨论。

  观点:效率与公平关系问题是一个老问题。我国前,是一个绝对平均主义的国家,“大锅饭”的分配体制,使效率大受影响。后,逐渐讲求效率,拉开收入差距。于是经过十多年,就把“兼顾效率与公平”作为经验总结,写进了十四大的决议。但从十四届三中全会开始,在效率与公平关系问题的提法上有一个新的变化,即把以前的“兼顾效率与公平”,改变为“效率优先,兼顾公平”,使这两者关系,由效率、公平处于同等重要地位,改变为效率处于“优先”的第一位,公平虽然也很重要,但处于“兼顾”即次要地位。在十六届四中全会和五中全会的文件中,已不出现这一提法。这场讨论主要有这样几种观点:

  观点一:对于效率与公平关系的认识要与时俱进。“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方针只适应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某一个时期,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它将逐渐淡出。当前我国居民生活已从总体上达到了小康水平,国家经济实力和财力大大加强;同时,收入差距过大也已经成为影响当前社会阶层关系和社会稳定的重大问题,因而公平问题亟须解决。然而在解决差距问题的同时也不能忽视效率,差距。只能逐步加重公平的分量,逐步实现从“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向“效率与公平并重”或“公平与效率优化结合”过渡,最后将淡出。

  观点二:应继续“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效率优先”是我国二十多年来经济取得巨大成就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一分配政策是经济效率与社会公平之间的最佳抉择。

  观点三:当前的不合理收入差距应该归咎于“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收入分配政策。正是因为长期以来只追求效率,把公平放在了“兼顾”的上导致在实践中忽视了公平,使收入差距逐渐扩大。因此,当前应该实行“公平优先,兼顾效率”的收入分配政策。这也与共富目标相符合。

  观点四:将公平作为分配标准的提法是不科学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公平与效率是有分工的,市场追求效率,管理社会公平。

  观点五:效率与公平是辩证统一的,有公平也就有了效率,效率有助于实现公平,探讨谁先谁后,是个类似于“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是个伪问题,本身没有意义。

  缘起:去年,经济学家对国内几家著名企业的质疑近期已演变成一场对国企产权的广泛思考,这场讨论仍在继续。

  观点:这场争论的主要论题是产权是否等同于私有化;该不该停止下来;否定私有化是否就是反对?主要观点是:

  观点一:市场化的方向是不是错了?有人提出,市场化的方向错了,由于市场化造成了两极分化,造成了。有人认为,方向没有错。社会公平问题、某些严重的问题不是市场化的必然结果,很多社会问题的产生恰恰是不到位和滞后的结果。

  观点二:是否已完成?有人认为,我国已基本完成。我国的基础性有了重大的进展,市场主体地位确立和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的基本格局已初步形成。有人认为,我国正处在新的攻坚阶段,以转型为重点的结构性方面还远没破题。

  观点三:加快会影响社会稳定吗?有人认为,目前的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比较突出,加快会影响社会稳定。有人认为,从根本上说,是为了调整好各方面的利益关系,使多数人在中不断获益,解决经济生活中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的根本在于。因此,要统一对的认识,重振的热情,加强对的领导。

  缘起:今年,著名经济学家刘国光教授发表了《谈经济学教学和研究中的一些问题》的文章。他的主要观点是:在当前中国的经济学教学与研究中,经济学已经成为主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则被削弱和边缘化了;经济学界,包括部分大学的经济学系和经济研究机构的领导权被主张私有化的人所掌控,使得私有化成为学术主流,并影响到实际工作。他的这篇谈话引发了一场关于“主流”与“非主流”经济学的讨论。

  观点:争论围绕以下论题展开:一是教学中要不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指导地位?一方认为,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必须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指导地位,必须反对新主义和私有化倾向。另一方认为经济学没有姓“社”姓“资”之分。有人认为,“主流”与“非主流”之分乃是一家之言。对于经济学家的争论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几乎任何一项政策总有受益者和受损者,站在不同的立场或者对两者所给的权重不同,就会对政策有不同的评价,而当经济学家的价值观与发生偏离时,经济学家就会被推上风口浪尖。(靳晓霞:河海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缘起:人格权的不断加强是一种世界性的趋势,人格权的问题是近年乃至今年界研究的一个热点,其中一个较有争议的问题集中在人格权是否应写入。

  观点:有学者主张将人格上升到的高度来,但也有学者对此提出质疑,不赞成上升到的高度来人格权,认为这样不仅不利于人格权的,相反会将人格权架空和虚化了。有学者论证:由来人格权不仅有害而且不科学。民法是私法之母,是公法之母,两者的应是有区别的。将人格权于中会弱化、淡化了民法的的作用。如权,有,民法通则没有,也没有司释,导致该项虚化,难以得到实际。有学者认为因为我国不存在法院或相应的机构,没有将人格权纳入体系的土壤,应主要在侵权法中想办法,并结合我国的国情,构建人格权的构成要件。但有学者对此持不同意见,认为当然可以人格权,将人格权放入,美国法就是先例,但国情不同,也不能完全照搬。

  缘起:7月10日,全国常委会将物权法草案全文向社会公布,征求群众意见。据介绍,这是继1954年、合同法、婚姻法等之后,我国第12部向社会公布征求意见的法律草案。草案一经公布,对物权法立法与实践中的一些问题在界引发了一些争议。

  观点:今年物权法草案公布并征求意见,这被看作是开门立法的一个重要举措。随着草案的公布,物权法立法与理论研究中的一些问题再次成为界的争论热点。关于立法原则:“宜粗不宜细”还是“宜细不宜粗”?“宜粗不宜细”曾是我国20世纪80年代之初《民法通则》等相关法律的立法指导原则,但随着市场经济与法制建设的推进,该原则不断受到学者们的质疑。在物法权的立法过程中,也时常听到宜粗不宜细的争论。有学者认为,我国没有物权法单法的经验,很多问题尚未研究透彻,因此应采“宜粗不宜细”的原则,以待日后随着社会实践的丰富和理论研究的深入对其进行补充、修正。也有学者认为,对于一些成熟的、已有丰富经验的问题还是应该详细一些,否则会影响物权法的适用,难以解决好实际问题。关于立法技术:是“通俗化”还是“专业化”?有学者认为,物权立法用语应通俗易懂,力求让每个人都能读懂明晓。有人对此持不同看法,认为法律用语不可能通俗化:首先法律语言的模糊会使解释五花八门;其次已有的制度名称是法律交流的工具,若走法律的通俗化道不利于国际交流;最后无论法律怎样通俗,不可能使每个老百姓都能理解。因而,应职业化、专业化与科学化。在立法时机上,是“尽早出台”还是“缓缓再说”,界亦尚存争议。另外,土地承包权是不是物权?国家所有权是否高于私人所有权?国家征收、拆迁如何补偿?私人财产是否?公共利益如何界定等问题在界物权法研究中也较有争议。

  缘起:今年4月13日,曾因“杀妻”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已在狱中度过了11个春秋的佘祥林,被当庭宣判无罪。法律终于还了佘祥林清白。佘祥林随后通过律师提出了包括赔偿在内的国家赔偿问题。于是赔偿研究在研究中又起争议。

  观点:有学者指出,损害包括财产损害和非财产损害,法人受到侵权,也会导致这两种损害;但由于法人不可以主张损害赔偿,所以法人的非财产损害就无法得到赔偿,这对法人来说是不公平的。有学者探讨了损害赔偿的数额,主张应对损害赔偿的最高数额封顶。有学者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当事人不得主张损害赔偿,这样的对民事主体的利益不力,应考虑改进。国家赔偿法也应考虑损害赔偿的观点也受到很多学者的赞同。

  缘起:据报道,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法即将进入修改程序。全国有关人士透露,该法修改稿有望明年上会审议,而由学者专家起草的刑诉法修改稿已提交国家最高立法机关参酌。刑事诉讼法究竟应该朝着什么样的方向修改?其中需要注意一些什么问题?

阅读次数: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